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一直以来,我都挺喜欢“怪”游戏的。

    不过需要事先说明,这里所指的“怪”,并不是那种流于表面的异常,或者大隐于市的深沉,这种感觉的存在必须以“好玩”为前提,并在不停地抛给玩家疑问,让你每隔一会儿都要怀疑一下自身,想想“为什么?”,可惜的是这种游戏并不多见,除非它用某种古怪的姿态,自己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    我说的这款游戏,就是由腾讯旗下,“北京像素软件”自研的移动端游戏《妄想山海》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“送巨鲲”“山海经”“克苏鲁”

    《妄想山海》的试玩场所位于腾讯展台的正中心,虽然占地面积不大,却有着充足的位置优势,再加上这些看起来非常“怪”的关键词组合,让人很难不停下脚步多看几眼,而我也只得在好奇的目光下,开始了本次的试玩体验。

    也许你对《妄想山海》也不陌生,宣传词中无数次出现的“鲲吞噬进化”着实是游戏的最大亮点之一,但在这次试玩中,我却意外地发现了更多“奇怪”的东西,不过我在这里说得可不是那只在CJ会场到处乱窜的奇怪生物“鲲鲲”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为了让玩家能够尽快体验到游戏最精彩的部分,现场提供的试玩跳过了最初的教程部分。

   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《妄想山海》的话,那大概就是一款结合了“生存”“探索”“建造”“玄幻”“组队”“捉宠”,以及所有你能想象到的玩法,并结合了大量《山海经》背景故事,制作的“开放世界游戏”

    只不过制作组的野心却远远不止如此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说到这里,我们就不得不重点审视一下《妄想山海》对于“开放”,这个游戏概念的探索。

    在游戏中,玩家可以自由在地图上移动,游戏场景不仅涵盖了我们在现实中,熟悉的森林、草原、雪山、沙漠,甚至还存在着“天外空间”可供玩家探索,而根据现在放出的消息,在CJ结束不久后的8月9日的新公测版本中,甚至会加入全新的“克苏鲁”星球,实在很难想象到时候这个游戏到底会有多少可玩内容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与市面上常见的“开放世界”作品不同的是,《妄想山海》的地图,采用了非常罕见的“球形”设计,也就是说,游戏中的世界和现实一样,是一个有着自我逻辑的闭环。

    说实话,不管是从技术角度,还是从成本角度,这都很奇怪,即使我在大脑中使劲搜索,也很难找出几款类似设计的游戏。

    而当我发出这样的疑问时,试玩展位附近的工作人员,居然从我的角色背包中,召唤出一架样式酷炫的双翼飞机,并在简单对载具系统进行说明后,让我向着天空中飞行,也是这个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了球体地图的用意。

    逐渐变圆的地图背面,开始出现了更加开阔的“宇宙”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比起“开放世界”,《妄想山海》更喜欢以“开放宇宙”自居的原因。

    作为一款描写“魔幻世界”的游戏,《妄想山海》的制作组尽可能地,为玩家们扩大了活动范围,从星球到宇宙的提升让人感到非常惊喜,这些星球,许多都担任着“副本”的职责,在提供更多生态地形的同时,也带来了强大与神秘的“天外”生物,不停地刺激玩家向外探索的欲望。

    而《妄想山海》让我惊喜的另一大亮点,就是游戏中的“建造机制”。

    如果说通常生存游戏中的“建造”是为了让自己有一间遮风避雨的安全屋,那么《妄想山海》的“建造”,就是在和游戏开发者,一同构造着世界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我这么说其实一点都不夸张。

    因为游戏背景设定在上古时期,世间万物都尚未获得完全的开化,玩家扮演的各个种族们,便会在无意识中,担当起“建立文明”的职责,接近成熟的建造机制,让玩家很容易就可以造出像样的房屋,在我的体验过程中,就多次被玩家们或怪异或宏伟的建筑吸引走目光。

    甚至让我觉得,有些建筑本就该在那里。

    更难得的是,《妄想山海》为玩家完全打开了房屋建造的权限,玩家的建造几乎不受到游戏机制、地形、甚至是世界观的限制,让玩家的所有创意都有了合理的发挥空间。

    可惜的是,因为现场试玩的时间有限,我并没能建造出一间像样的屋子,但一座立在山头的塔楼,却已经在我的脑中形成,而对于后面探索到此地的玩家来说,它也许便会成为当地文化的符号之一。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在《妄想山海》的试玩区旁,是一块互动区域,玩家可以对着摄像机,化身为游戏中那些千奇百怪的生物种族,让它们跟随玩家,做出搞怪的动作并获得合影留念。

   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互动环节,但屏幕上出现的那些长相“丑萌”的奇妙生物,却给游戏吸引了不少意外的人气。不少玩家也就因为这样,而其中有几名玩家,也在体验之初,流露出了和我类似的“困惑”,但很快又会转变为某种单纯的“兴趣”。

    或许,他们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,那是一种与腾讯展区中,所有作品都完全不同的“古怪”气质。

    对了,出于个人兴趣,我在网络上搜索了关于《妄想山海》的消息,但出现的东西却远超我的预料——

    《妄想山海》CJ试玩:越来越“自由”的中式魔幻

    看来这个游戏制作团队,真是想把“怪”贯彻到底了。